您的位置:首页 >六安新闻>深度报道>详细内容

围点打援砖佛寺

编辑:宋明俊 来源:本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2-06-16 10:24:52 【字体:

  走进霍邱县夏店镇砖佛寺村,映入眼帘的是靓丽的美丽乡村,轻快的现代生活,浓郁的乡土气息,绿色的田园风光,和谐的文明乡风——哪里有什么寺庙!可是每当上年纪的老人三三两两在一起闲聊时,都会娓娓道来一些只有这个地方才有的历史和故事。

  砖佛寺村的确因一座寺庙而得名。砖佛寺寺庙原坐落于砖佛寺村庙庄组,占地近百亩。解放前,寺庙和尚有20多人,田产达300亩,四面八方信徒络绎不绝来此烧香拜佛。相传,砖佛寺寺庙明朝中期形成,清朝中期香火鼎盛,清朝末年,太平天国军自东向西经过此地,在寺庙驻军,因而又有太平府之称。

  砖佛寺村是一片红色的土地,这里曾是血流成河的战场。1932年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第四次“围剿”,集中主要力量消灭鄂豫皖、湘鄂西红军。1932年7月,红25军军长旷继勋指挥74师3000余红军保卫霍邱县城。徐庭瑶指挥第4师将县城团团围住,经4天激战,由杜聿明指挥的第24团首先从北门攻入城内。霍邱保卫战失利,千余人牺牲,其余跳入霍邱沿岗河到河口镇。红25军74师撤离霍邱后,只剩1000余人,幸存者中包括曾任通信排排长的韩先楚。这个在当时人才济济的红四方面军中默默无闻的年轻人,14年后在解放战争的东北战场上再次与杜聿明相遇,并被杜聿明称为最难对付的对手。在1946年的新开岭战役中,韩先楚率部全歼蒋军第25师,为当年在霍邱牺牲的战友们报了仇。鄂豫皖中央分局和军会敦促蔡申熙赶赴皖西北,接替旷继勋担任红25军军长。蔡申熙没有推辞,而是临危受命,指挥部队从河口向六安方向退守以寻找战机。

  蒋军误以为已经全歼了红74师,第4师独立旅旅长关征麟大摇大摆地率部深入苏区,结果在霍邱县夏店镇砖佛寺遭到蔡申熙指挥的红74师伏击。

  8月10日,红25军军长蔡申熙指挥红74师在砖佛寺附近的竹林、稻田、村庄内埋伏,并派一些战士乔妆群众“备水劳军”,当敌进入埋伏地段时,伏兵四起,敌人死伤甚多,取得重大胜利。关征麟先头团团长被当场击毙,200多人缴械投降,关征麟用自己的坐骑大黑骡子挡住红军子弹,才侥幸逃得性命。关征麟随后率后续部队发起反击,蔡申熙见红74师火力太弱不能再战,便下令部队迅速撤退,随后他又指挥红74、75师在钱家集伏击了蒋军第12师,歼敌2000余人。之后向东,又取得郭家战役胜利,三场战役歼敌6000余人。

  这场战役惨不忍睹,国民党投入一个独立师约二万兵力,红军只有四个团,战斗打得十分残酷,砖佛寺村一个大竹园竹子无一幸存,战斗持续一天一夜。这次战役红25军第二团幸存无几,湖北籍团长廖汉新、营长张晓立为了祖国和人民长眠砖佛寺。血流成河的旷野之战至今仍令人惊心动魄!

  这场战役是蔡申熙“围点打援”战术的成功实践。在人民军队的光辉历程中,被中央军委审定为“军事家”的有36人,其中就有英年早逝的蔡申熙。蔡申熙曾在东固革命根据地做军事工作,成就了“上有井冈山,下有东固山”的革命局面。他是红15军的主要创始人,在鄂豫皖根据地,曾任红4军第10师师长、彭杨军政学校校长、鄂豫皖中央分局委员、鄂豫皖军委会参谋长、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1932年10月10日,时任红25军军长的蔡申熙在湖北黄安河口镇战斗中壮烈牺牲,年仅26岁,距离砖佛寺战役仅2个月。

  这场战役,砖佛寺村群众为支援战斗,也付出了巨大牺牲。这个地方的革命火种在这场战斗中也熊熊燃起,艾锦云、张正海等一批红军怀着伟大的梦想,跟随着这支部队从砖佛寺走向打倒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的悲壮战场。

  红军退却后,国民党为了强化统治,撤销乡政府,实行联保制,把原夏店、周店两乡合并成一个联保,联保下设保、甲,直到1938年才撤联保建乡。

  新中国成立后,一届又一届党组织,一代又一代党员,一辈又一辈农民,让砖佛寺这片土地日新月异,处处充满无限生机。砖佛寺村有历史沧桑的底色,有中国共产党救国救民的红色,但更多的还是中国共产党带领群众逐梦小康的成色。(张正武 金其华 皖西日报融媒体记者 徐有亭)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