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科教育人>菁菁校园>详细内容

六安皋城中学作文选登

编辑:张磊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0-04-23 09:28:44 【字体:

第一篇 让苦难美学远离大众

据说是一个诗人的创作:感谢你,冠状君,你让我看到…诸如此类之言。该诗人似乎是太喜爱苦难了,只有苦难才能为病态文学歌颂!精神品质难道是苦难所赋予的?苦难难道应是感谢的对象?

古往今来,对苦难的意义似乎曲解严重。古代版的有: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现代版的有:励志!××寒门出贵子……外国版的有:赫拉克勒斯清醒了过来,走向了坎坷的路……

还是让我们重新审视一下苦难吧,苦难造就的人才只是少数,多少人恨透了生活、恨透了世界,都是拜苦难所赐!值得歌颂的不是苦难,反倒是那些与苦难斗争的人和他们的精神。苦难不是一张温柔的大床,它实实在在是一个深渊、一个陷阱,情愿在优越条件和苦难当中选择后者的人,只显现出不折不扣的输家模样!

“法家拂士”是发展的需要,“敌国外患”是奇怪的追求。让苦难美学远离大众,歌颂那些苦难中的最美逆行者,而不是苦难本身!

 

第二篇 喷要看对象

疫情期间,网络是宅家人的必需品,撇开各种造谣传谣不谈,单是“喷”一字都被赋予了新的内涵。钟南山院士再捧大旗、再战肺炎,也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

网络喷子的矛头也转向了这位老人。

导火索是一部专访纪录片,钟南山先生甚至未出镜,访谈的是他的儿子。一开始,弹幕都是正能量满满,积极向上的言论、自信于必胜的号召、对国之重器的赞扬崇敬,布满了整个屏幕。

然后是特写了。这就引来了喷子们“敏锐的目光”。一条爱马仕腰带成为了新焦点,评论区大肆造谣所谓的“腐败”。

我想问,难道钟南山先生的儿子——一位抛开父亲光环依然优秀的专家——连一条腰带都不配吗?

言论是自由的,好比每一只鸟都有飞翔的权利,但是谩骂侮辱是禁止的,就像公众场所不可随地吐痰一般,是不证自明的共识。然而,似乎总有人把网络当作可以随意喷唾的自由天堂。不只是钟南山先生,还有“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只因在展览上向展品汽车瞥了一眼,只是得到了国家的嘉奖住宅一套(后来还被袁隆平改为工作室),便被骂为不堪入耳的所谓“米贼”……

怎一个无耻了得!成就比他人高,凭什么要接受他人的简朴审美观?

网络不能飞沫,那比现实中的病毒更可怕!

 

第三篇 水、沉淀与气体

且看一个化学方程式:

2NH4SO4+Ba(OH)2====BaSO4↓+2NH3↑+2H2O

可知,铵根离子与氢氧根离子、钡离子和硫酸根离子在溶液中不能大量共存,简单说就是硫酸铵与氢氧化钡不共存。

类似的,在现代社会这一大试管的溶液里,娱乐明星与科研工作者两种物质不能共存。它们相互作用,产生了社交平台的大膨胀。

新冠当前,作为某些极端主义者的图腾,科研工作者被视为救世主,一些言论随之而来:……,看看你们的××在做什么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他们真的不能共存吗?一个负责精神世界的放松,一个负责美好生活的创造,各司其职,互不侵犯,相得益彰。问问这些言论的发表者,他们一定知道Tom Holland, Robert Downey Jr., Richard Clayderman, etc.但是那些负责宇宙空间探测的NASA科研人员、“863”“971”计划的人才,却未必知道多少。

而且说实在的,科研人员真的不需要(或许是厌恶)追捧。他们太需要安静的空间来为世界创造更多的喧嚣。也许为老院士让出一条大道、铺出一条红毯,会让羞涩甚至惊恐在他脸上浮现。

默默崇敬,不要让喧闹夺去他心中的灵感;大胆追星,每个人的努力都应肯定。

 

  作者:六安皋城中学九年级1班  吴宸旭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